扑克王德扑圈专访北航投资王剑飞:虽然周期很长,但中国需要自己的 Space X

文章正文
2020-11-20 10:35

11 月 7 日,扑克王德扑圈星河动力自主研发的 “谷神星一号(遥一)简阳号”商业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。顺利将国电高科天启 11 星精确送入预定轨道,这是星河动力公司实施的首次发射任务,也是中国民营商业火箭首次进入 500km 太阳同步轨道。

星河动力的成功发射,是中国民营商业火箭迄今为止的四次发射中的第二次发射成功。在星河动力之前实现首次成功发射的是星际荣耀。而与尚不算高的发射成功率相比,在政策的加持下,民营商业火箭获得越来越多资本的追捧。在接受新浪科技的专访时,星河动力天使轮投资机构之一、北航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剑飞表示,商业模式创新越来越少,科技创新才是国家未来的核心,虽然建设周期很长,但依然要不遗余力进行投资,中国也需要自己的 Space X 以确保国家未来的竞争力。

周期很长,但中国需要自己的 “Space X”

北航投资从 2016 年开始就在看民营商业航天的项目,当时三家头部的创业公司——蓝箭航天、零壹空间和星际荣耀的创始人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(以下称北航)都有一定的联系。“只不过他们当时体量都比较大了,而我们更喜欢种子或者天使。”王剑飞表示,后来才发现刘百奇和他创立的星河动力。

王剑飞认为,航天是有很高门槛的创业门类,跟互联网创业有很大的不同,不是有一个想法或者有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就可以开始做。“不是谁都可以去造火箭,(技术)门槛是很高的,必须要求创始人有很长时间的科研的背景,甚至说必须做过火箭的系统工程。”王剑飞说。

但火箭不是完全做不出来的东西,王剑飞认为,相比较光刻机或者航空发动机,火箭的难度低很多,周期也更短。“朝鲜都可以把火箭打上去,它是有很高门槛,但不是那么难,不是那种不可逾越的门槛。”王剑飞表示。

除了足够从体制内走出的技术人才之外,市场需求和供应的缺口,也为民营商业航天提供了充足的生存土壤。根据各公司官网统计的中国商业卫星星座计划,2021 年约有累计 178 吨的发射需求,假设平均履约周期为 7 年,则每年运力需求 25 吨。截至 2020 年 2 月,航天科技集团官网披露的 2021 年长征火箭搭载余量仅有约 5 吨。据此初步测算,2021 年将有 20 吨的运力缺口。

王剑飞认为,民营商业航天对于中国航天体系的作用体现在几点。

首先是可以显著拉低航天国家队的成本,商业火箭公司进入到火箭发射市场,有利于航天领域的成本降低,这也是国家做军民融合一个很重要的意义,那就是降本增效。

其次就是保证中国航天的竞争力。内部的竞争有利于提高整体水平,民营商业航天也才有机会跟 Space X 去竞争。Space X 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开放了商业航天,到现在已经开始鼓励商业优先。中国的整体航天实力足够强大,技术也足够先进,但在商业航天领域如果不迎头赶上,后面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。

“在国际竞争中,美国有 Space X 等商业航天企业,中国一定也要有中国的 Space X,保证中国市场的地位,这也是中国商业火箭公司的机会。”王剑飞表示,这是未来的国际竞争必须需要的。

然而,在能做到真正满足市场需求之前,民营商业航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即使在首次发射成功后,还需要进行量产验证和量产,回收技术的测试验证等,才能真正降低成本,具备市场竞争力——低成本,高可靠的民营商业火箭。

“周期会特别长,一家企业成长起来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。”王剑飞认为,(民营商业航天)企业自身发展至成熟,可能需要七八年甚至十年,这符合科技型企业发展的趋势,这是创新创业发展到一个深水区,发展到一个阶段所客观造成的。并且,更重要的是,未来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科技创新的项目。

未来看好基于卫星组网的下一代物联网

越来越多的资本正在涌入民营商业航天领域。2020 年 8 月,星际荣耀宣布完成创下国内民营航天领域单轮融资纪录的近 12 亿元 B 轮融资;1 个月之后,蓝箭航天宣布完成 12 亿元人民币 C + 轮融资。天兵科技也随后宣布完成数亿元人民币 A 轮融资。星河动力火箭首发前夕,也宣布完成 A 轮 2 亿元融资。

在此之前,雷军的顺为资本甚至投资了三家民营商业航天企业。并且连续两年的两会,雷军都提交了鼓励民营商业航天发展的提案。

“现在有很多大机构都进来了,经纬参与了蓝箭跟星际荣耀。除了顺为资本之外,还有华创、IDG、源码等,都开始押注商业航天企业了。”王剑飞表示,在早期,投资机构投入对他们来说帮助是很大,除了资金,投资机构还能给创业企业带来企业经营管理经验和资本市场的资源。

但另外一方面,火箭又不像是外卖,直播、还有共享单车等商业模式创新。商业模式的创新是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把商业模型验证成功之后,通过快速迭代,爆发式的增长,这就很需要用钱来加速它的爆发。“任何这一类企业在成长期间,头部企业会非常快得到资本推动,比如字节跳动,拼多多,因为软件没有硬件投入的时间限制。”王剑飞认为,早期的民营航天创业企业,即使获得了资金,也还要一步一步走。

“短期内需要的不是更多的钱,而是合适的资本。”王剑飞表示,民营航天公司要生产一个一个部件,再把他们连起来,火箭需要十个月才能造出来一枚。“它们一定是很缓慢,但很坚定的成长曲线。”

“这也意味着,随着商业模式创新的减少,很容易能在投资上赚钱的时代过去了。”王剑飞说,以后可能要付出十倍的努力,才能赚到原来十分之一的钱。所以对于 VC 来说,必须更加深入地去投资,更有耐心的陪伴科技创新企业增长,这也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。

“回到商业航天的逻辑来讲,在新基建的背景下,目前看商业航天的未来,未来看基于卫星组网的下一代物联网。”王剑飞认为,随着民营商业火箭越来越成熟,卫星成本会越来越低,组网的成本也越来越低,但是卫星互联网的带宽会越来越高,越来越大,延迟会越来越小。“商业航天的基建,就是卫星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完之后,肯定会相当大程度上进一步改变人类的生活。”

文章评论